首頁 > 個人管理 > 做好決策與判斷的關鍵:培養你的質疑力
偵察兵守則:戰鬥之前,先擁抱錯誤

做好決策與判斷的關鍵:培養你的質疑力

EMBA雜誌420期 / EMBA雜誌編輯部
2021.07.29

 

 

在充滿不確定的時代,想要做好決策與判斷,你必須擁抱偵察兵心態,提高質疑力,接受各種可能性。做出更好的決策與判斷,讓團隊聰明出擊


在工作中,每個人無時無刻都有許多決策與判斷與決定要做,小到理解主管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哪一件工作應該要先做,大到哪一個事業部應該放棄、哪一個創新點子應該掌握、哪一個市場趨勢應該追隨。


對個人來說,這些判斷與決策影響了職涯發展、人生的走向;對公司來說,則影響了公司的績效、未來的成功。擁有好的判斷能力,會讓團隊做出更適當的決策、有更好的合作關係,並且優化做事情的方式。


事實上,我們如何處理收到的訊息、如何判斷、如何預測、如何做出決定,都跟兩種心態有關:士兵心態(soldier mindset),以及偵察兵心態(scout mindset)。


應用理性中心(Center for Applied Rationality)共同創辦人蓋蕾夫(Julia Galef)指出,在戰場上,士兵的角色是保護自己與同儕,並且打敗敵人;偵察兵角色的重點則不是防禦或攻擊,而是盡可能了解真實的情況,像是觀察並描繪前方地形,找出可能的障礙。


蓋蕾夫在最近出版的著作「偵察兵心態」(The Scout Mindset)中指出,在這個充滿不確定的時代,拼命做個士兵,是無法打勝仗的。無論是個人或團隊都應該擁抱偵察兵心態,練習提高質疑力,擁抱其他可能性,才能做出更好的決策與判斷。


知名的杜萊福斯(Alfred Dreyfus)冤獄事件,就是一個好例子。一八九四年,一位法國的間諜發現一份被撕毀的備忘錄,經法國軍方判讀後發現,法國軍營中有人向德國販售有價值的法軍機密。這份備忘錄上沒有署名,但法方很快地把懷疑矛頭指向上尉軍官杜萊福斯,他是法國陸軍總參謀部裡唯一的猶太人,也是能取得敏感資訊的少數軍官之一。那個年代,法國社會彌漫濃厚的反猶太風氣。


隨著法軍對杜萊福斯展開調查,對他不利的流言也開始多了起來,例如有人聽過他讚美德意志帝國等等。軍隊的分析員比對筆跡後,判定備忘錄就是杜萊福寫的。之後軍方又找了另一位筆跡鑑定專家鑑定,判定結果為兩者筆跡不吻合。但法軍認為,這位專家任職法國銀行,金融界有很多有錢的猶太人,因此有利益衝突之嫌,不能信賴他的鑑定結果。


儘管缺乏其他證據,儘管杜萊福斯堅稱清白,法官最終判處他有罪,並終身單獨監禁。


一年後,法國陸軍上校皮夸爾(Georges Picquart)被晉升,擔任反情報處處長。他也是一位反猶太主義者,毫不懷疑杜萊福斯是間諜的判決。但想不到,之後開始有更多被撕毀的通德信件,被送進反情報處,這次軍方懷疑的間諜是軍官艾斯特哈齊(Walsin Esterhazy),他因好賭而負債累累,試圖販售機密給德國賺錢。皮夸爾把這次的信件和之前的備忘錄比對,發現兩者的筆跡一模一樣。


他把新的信件拿給軍隊的分析員看,對方很快確定,這和備忘錄的筆跡相同。皮夸爾告訴他,這些是最近寫的信件,分析員卻說:「一定是那些猶太人訓練新間諜,模仿杜萊福斯的筆跡。」皮夸爾無法接受這論點,他仔細查閱審判杜萊福斯的彌封證據卷宗,驚愕地發現,根本就沒有任何確鑿證據,卷宗裡都只是推測。


儘管是個反猶太主義者,皮夸爾無法無視於擺在他眼前的事實,他確信軍方冤枉了一個無辜者。長年抗議奔走下,十年後杜萊福斯的罪名終被洗清。


士兵與偵察兵的決策與判斷方式 


杜萊福斯事件不僅引發極大爭論,也引發法國社會省思。在心理學家和認知科學家眼中,這事件是「動機性推理」(motivated reasoning)的一個經典案例。動機性推理是一種非常普遍的現象,簡單地說,就是我們會受到動機、慾望,以及恐懼的影響,因而有強烈傾向去尋找支持我們論點的證據。


在書中,蓋蕾夫把動機性推理稱為「士兵心態」,例如那些調查杜萊福斯的軍方官員;而皮夸爾後來展現的,則是「偵察兵心態」。


士兵心態下的推理就像在做防衛性戰鬥,尋找證據去捍衛一個論點,或是找理由去否定具有威脅的反證。那些調查杜萊福斯的官員自認為在做客觀的調查,但實際上,他們的思維已經被動機給扭曲了。他們承受必須快速找出間諜的壓力,他們本身有反猶太情結,傾向不信任杜萊福斯,然後,調查他的行動展開後,又產生了另一個動機:他們必須證明自己是對的。


心理學家吉洛維奇(Tom Gilovich)對動機性推理提出了很精闢的詮釋,他說,當我們希望某件事為真時,就會自問:「我能相信這個嗎?」,然後開始聚焦於尋找相信此事的理由;反之,當我們不希望某件事為真時,就會自問:「我必須相信這個嗎?」,然後聚焦於尋找否定此事的理由。


法國軍方官員在調查之初,已經有了懷疑杜萊福斯的前述動機,因此,在評估那些謠言與間接證據時,他們使用「我能接受這點,作為有罪的證據嗎?」這面透鏡。當筆跡鑑定專家說筆跡不吻合時,他們使用「我必須相信這個嗎?」這面透鏡,找到了一個不接受此鑑定的理由。


偵察兵心態的動機則是偵察與正視事情的真貌,在這種心態下,其推理就像想畫出一份正確地圖。你希望盡可能繪製更正確的地圖,因此,當發現錯誤時,自然會修改。偵察兵心態使用的評估透鏡是:「這是真的嗎?」從發現筆跡一模一樣,到查閱卷宗發現沒有任何確鑿證據,皮夸爾以偵察兵心態,用「這是真的嗎?」這面透鏡來浮現錯誤,尋找真相。


我們所有人都是混合了士兵與偵察兵心態,在不同境況下,展現不同心態。例如,一位創業者在和朋友談到他的一項計畫時,可能展現偵察兵心態,虛心、開放地探討這計畫是否有問題;但第二天,面對共同創辦人對此計畫提出質疑時,他可能轉變成士兵心態,捍衛此計畫。


在一些情況下,有些人更常表現得更像偵察兵。他們跟皮夸爾一樣,更渴望真相(儘管,真相可能不是他們喜歡的),他們意識到手邊的地圖可能有錯誤,較願意去檢驗假設,發現錯誤。因此他們更開放、更虛心於做出修正,而這樣的心態,正是不確定時代所需要的。


偵察兵幫助決策的五個行為


聰敏、有見識、自覺客觀,這些不代表你就是一個具備偵察兵心態的人。你是否展現偵察兵心態,如何以偵察兵心態思考?不妨運用以下五種行為檢驗與學習。


1.當你發現自己錯誤,他人正確時,你是否坦白承認?

內心承認自己錯了,就可說是具有偵察兵心態,但願意向他人坦承,則是重視真相勝過自尊心的一個表徵。這種行為也使別人將來更願意坦誠對待你。


美國內戰期間,北軍的格蘭特將軍(General Ulysses S. Grant)試圖奪下密西西比河邊的要塞維克斯堡,歷經多月,未能成功。後來,他改變戰術,林肯總統不認同此戰術,認為風險太大,但他沒有反對。最終,格蘭特成功奪下維克斯堡,當時林肯特地寫信向格蘭特致謝,並且承認自己錯了。


2.面對批評,你如何反應?

有些人嘴巴上說歡迎批評,但內心及實際行為不然。你不能只是自問:「我是否虛心接受批評?」,而應該檢視自己是否確實正視批評,並據以採取行動。你是否獎勵提出批評者(例如晉升他或表揚他)?你是否曾採取某些措施,讓他人更容易對你提出批評?


3.你是否曾經設法證明,自己可能錯了?

你是否曾經主動證明自己是錯的?或許,你想發表一個觀點,但決定先去查證一下反面觀點,結果發現那個反面觀點甚具說服力,有相當的證據支持?或許,你在公司裡支持一個新策略,但決定先多做一些更深入的研究,之後發現那個新策略並不可行?


4.你是否採取預防措施,以避免自我欺騙?

例如,你和你的副手針對部門目前遭遇的問題,分別構思了一個解決方案,在請部門員工評估何者更可行時,你是否先不揭露哪一個方案是誰提出的?


5.你是否有好的批評者?

我們很容易單方面看待批評者,認為他們不合理、沒見識、心懷惡意等等,或許有些批評者是如此,但不太可能所有批評者皆是。你是否能夠說出幾個,縱使你未必認同他們對你的批評,但你仍然認為有道理的批評者?

 

本文未完,全文請見EMBA雜誌420期

 

相關文章 ARTICLES
建立確信感 說服的四個秘密
不論是要讓顧客點頭成交,讓合作夥伴同意你的價格,或是讓同事協助你,你都需要掌握說 ... ...
2017.06.19
READ
跳出盲點 打造零偏見決策
有信心的人點子應該比較聰明?過去成功過,照做應該錯不了?小心,你已經掉入大腦設下 ... ...
2019.01.11
READ
專訪「隱形冠軍」作者西蒙 Hermann Simon 價值,決定你的定價
不了解顧客所感受到的真實價值,「猜測」我們的產品很好,是定價的最大陷阱。定價時, ... ...
2020.07.30
READ
無往不利 打造人際關係的秘訣
打好人際關係,可以使人各方面都無往不利。但究竟要怎麼做,才能讓自己贏得別人的喜愛 ... ...
編輯部報告 自由與責任,責任與自由
在串流影音平台網飛(Netflix)公司裡,沒有太多規定,員工可以自己決定休假時 ... ...
2020.10.30
READ
累積人脈存摺 開啟對話的十個好問題
想建立人脈,卻不知道怎麼和別人聊天?公司雜誌(Inc.)編輯墨菲(Bill Mu ... ...
2020.03.31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