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經營管理 > 用數位轉型,讓百年家族企業動起來
華夏玻璃集團執行長廖冠傑

用數位轉型,讓百年家族企業動起來

EMBA雜誌421期 / EMBA雜誌編輯部
2021.08.31

 

 

從華爾街的辦公室,到做玻璃的傳統工廠,面對負債五十億元的家族企業,和老工廠的運作模式,廖冠傑如何運推動數位轉型和精實管理,讓這家九十六歲的企業動起來?


對十五歲就出國的華夏玻璃集團執行長廖冠傑來說,二○一三年,他從華爾街回國加入華夏玻璃時,可以說就像半個外國人一樣。


當時,他是紐約大學的MBA,曾做過華爾街的分析師、IBM的顧問,必須面對的卻是一家一九二五年創立,已經接近一百歲的家族企業,公司做的是食用容器、化妝瓶等日用玻璃傳統產業,再加上背著五十億元的負債,還有勞力密集的老舊生產模式。要推動變革和數位轉型,談何容易?「一開始,我看到有這麼多問題要調整時,真的不覺得成功的那一天會到來。」他說。


華夏玻璃是全台第一大日用玻璃廠,廖冠傑是集團的第四代接班人。在公司面臨危急存亡的時刻,他找回同樣在國外工作的弟弟廖唯傑一起努力,用數位轉型推動公司改變。八年來,兄弟兩人處理不良資產,建立還款計畫,還掉超過二十億台幣;他們關掉兩個大陸廠,公司員工從三千人剩下一千五百人。


但在推動數位轉型和變革之前,他必須先證明自己有能力接班,贏得父母和主管的信任。因此二○一三年,他在中國大陸推出自有品牌「水晶靈」,高峰時營收接近八千萬人民幣。


為了提升經營體質,讓公司更精實,他推動數位轉型和智慧製造,一年投資五千萬在研發上。相較於過去公司年營收最高時的六十億元,二○二○年,營收雖然只有四十五億元新台幣,但公司的人均產值從一年兩百萬元,增加到三百萬元,是過去的一‧五倍。


為了公司的品牌行銷,他也勇於嘗試各種新做法,例如上大陸的相親節目「非誠勿擾」,最近更扮演youtuber,線上直播,介紹公司產品。「我覺得要經營公司就是『永續經營,與時俱進』這八個字。」他說。


廖冠傑最近接受本刊專訪,分享公司轉型的過程。以下是專訪摘要內容:


■一開始回來加入公司時,你怎麼決定,當時最優先的事情是什麼?


□經營企業時,我認為有一點很重要,也是我爸爸教我的,就是要培養一個大局觀。你要站在一個比較高處的地方,去看整個企業目前為止遇到的問題是什麼。


但我跟我爸爸對經營的想法是南轅北轍,溝通時常常火花四濺。我爸的觀點是,如果有一個東西是賺錢的,要想辦法在上面榨更多的錢出來。我的觀點完全不一樣,有賺錢的東西就讓它繼續賺錢,然後想辦法讓不賺錢的東西,變成是賺錢的。


所以我先看公司哪個部分不賺錢,然後要怎麼改變它。比如當時看到大陸事業體有些問題,接著就去分類,哪些廠可以留,哪些必須淘汰。淘汰後,怎麼把產能轉到其他還可以生存的廠去利用。


為什麼我爸爸做了四十年,他看不到哪邊可以賺錢,或哪邊虧錢?因為我們沒有一個全廠的ERP系統,後來我們在二○一六年底時導入。經營者的盲點,有時候是資訊不對等,不知道底下真實的情況是什麼。這也是為什麼我一回來,就跟我弟弟想把工廠做到透明化,進行數位轉型。


如果我沒辦法知道我賣的每一支瓶子,它的毛利是多少,或者我每一個客戶的出貨時間、庫存狀況等等,就沒辦法做生意。你很認真,但發現你沒有賺到錢,可能就是因為沒有做到更細微的管理。


■在推動數位轉型後,像是導入ERP系統後,有哪些明顯的差異?哪些事情跟你原來以為的不一樣? 


□我覺得最驚訝的是,你本來以為會賺錢的那支商品,實際上不賺錢。SAP的系統從原料、生產、銷售、出貨、庫存導出來後發現,這支商品的毛利是負的。那就要趕快跟客戶討論,這個商品不太好製作,是不是可以調整價格。以前沒有這種不斷調價、與客戶之間溝通,現在我們的反應非常快。


我認為精實管理的終極是,讓我的人均產值能夠超過業界。很多人把邊際貢獻(contribution margin),當成是毛利率(gross margin),這是完全不一樣的。邊際貢獻是管理階層必須要有的思維。一個人在公司一年的年均產值,是兩百萬元還是三百萬元,差非常多。


以前我們整個集團有近三千位員工,大陸四個廠加台灣一個廠,營業額六十億元,人均產值一年大概兩百萬台幣。精簡到現在,大陸剩兩個廠加台灣一個廠,營業額四十五億元,員工剩一千五百人,但人均產值一年大概三百萬台幣,是過去的一‧五倍。


為什麼人均產值重要?二代接班,不可能像上一代一樣。三十年前要擴建廠房比較容易,資金比較好貸,氛圍也是勇敢西進開創市場。可是我們這一代不一樣,希望達到的是產業的優化,和數位轉型。


為了數位轉型,我們用了很多自動化設備、機械手臂,搭配全場的機聯網,讓人可以升級,可以做很多不同的事。例如,本來兩條生產線需要一個維修人員,現在變成五條生產線需要一個維修人員。人數慢慢降下來,營業額慢慢地成長,人均產值就會上升。


■要數位轉型做智慧工廠並不是花錢買機器或者引進系統,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根據你們的經驗,這當中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如果高階經理人想推動數位轉型或做一些創新,第一步一定要知道自己價值鏈的狀況。從原料、生產、銷售,到出貨等等,每一個步驟是怎麼產生出商品,找出價值鏈當中的瓶頸,也就是最大限制你產出的地方。


數位轉型前,先找瓶頸


我們做的玻璃是少量多樣化,優勢是售價比較高,缺點是要耗費很多的時間跟人力,去調整成客戶要的樣子。我們的瓶頸就是,會用掉很多人力跟時間,這就是數位轉型的重點。假設後段線的包裝,是耗費最多人力的地方,那就去找適合的廠商,評估他的產品能不能幫助我們。


之後也不是直接上線,而是先從小的地方開始測試。就像我們成立技術研發中心,這部門的功能是,任何新設備要進公司前,必須先在這裡測試,測試到九五%以上都很順利,再放到產線上。我們每年至少投資五千萬在研發上,因為這可以讓公司更了解,未來智慧製造的方向。

 

本文未完,全文請見EMBA雜誌421期

 

相關文章 ARTICLES
跨越世上最遠的距離 從設定目標到交出成果
第一季即將過去,為什麼年初訂定的目標,團隊卻遲遲沒有進展?目標不是設定完,就會自 ... ...
2020.02.26
READ
專訪倫敦商學院教授柏金紹 學習在迷霧中開車
過去的策略規劃像下棋,今天則像在迷霧中開車。過去企業必須追求敏捷,今天的企業則必 ... ...
2020.12.31
READ
海陸家赫公司總經理曾煥龍 用數位轉型,轉出二代新使命
在公司裡,他大力推動數位轉型,追求成長,在他的心中,他也展開一場自我轉變的成長之 ... ...
2020.07.30
READ
不要過度思考 換個角度解決問題
許多時候,我們之所以找不到好的解決方法,是因為過度思考了問題。 ...
2017.03.08
READ
進攻?還是防禦? 找出致勝途徑,打造公司成長策略
在打造成長策略時,該選擇「擠牛奶」的方式,賣給既有顧客更多產品,還是該採取「地區 ... ...
2021.09.30
READ
熱門話題 一家成功公司何以迅速失敗
二○○二年,加州格普洛(GoPro)公司創立,推出可以輕鬆裝置於運動器材上的小型 ... ...
2019.03.19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