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經營管理 > 讓團隊數位起來!
變動時代,公司最想要的能力

讓團隊數位起來!

EMBA雜誌405期 / EMBA雜誌編輯部
2020.04.29

 

科技不斷推陳出新,以科技能力崛起的公司,一個又一個入侵市場。數位能力,成為許多傳統公司希望盡快補修的學分。

 

事實上,數位轉型的重點不只在於科技,更在於公司文化的變革。如何讓團隊擁抱數位文化?如何同時保有公司原來的優良特點?


「在今天這個時代中,如果公司只能改善或加強一項能力,那會是什麼?」對於這個問題,許多公司的答案很可能都是「數位能力」。


今天,蘋果公司、谷歌(Google)、亞馬遜(Amazon)等科技公司,以科技和數位能力啟動創新引擎,打造出吸引全球各地顧客的產品,也使各方優秀人才搶著加入,創造了一個持續成長的正向循環。


這些數位公司的靈活度、學習動能,以及創新能力,讓許多傳統公司羨慕,數位轉型成為公司在競爭當中勝出的關鍵途徑。


然而,領導人在急著推動數位轉型之前,請先暫停一下。


史隆管理學院(MIT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學者偉斯特曼(George Westerman)指出,數位轉型的重點不僅在於科技的升級,更在於公司文化的變革,讓團隊擁抱數位文化才是成功的關鍵。因此,無條件追隨矽谷企業的作風,並不是公司最好的選擇。


這些新生代企業雖然有值得學習之處,但也都曾因過於極致地運用科技、追求速度,忽略了企業某些重要的價值觀,產生了一些問題。例如,谷歌與臉書(Facebook)曾因疑似濫用用戶個資,遭歐盟執行委員會展開調查;亞馬遜曾因剝削員工上了新聞;優步公司(Uber)也曾爆出性騷擾與性別歧視的消息,引人爭議。


偉斯特曼等三位學者,在史隆管理評論(Sloan Management Review)指出,一些成功追求數位轉型的公司案例顯示,公司在學習數位原住民的做法時,應懂得取其精華,並保留自己文化中優質的部分。


許多成功轉型的公司都證實了這點。舉例來說,比利時聯合銀行(KBC Bank)跟許多同業一樣,面對來勢洶洶的金融科技業者。但該銀行顯然聽從了哲學家尼采的警告:「與野獸爭鬥的人,要小心別在過程中變成了野獸。」雖然比利時聯合銀行為了對抗數位時代的競爭者而變革,卻仍嚴格捍衛顧客隱私與員工權益。


家電巨人海爾集團(Haier)為了追求更快速與創新,投入多年時間進行文化轉型,但它同時保留傳統公司製造與物流的高效率與穩定;施耐德電機(Schneider Electric)推動文化變革,以便在快速變動的市場佔有一席之地,但它仍然希望維持其可信賴的設備提供廠商角色。


對很多公司來說,文化變革是公司在進行數位轉型中,所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公司該如何變得更敏捷創新,同時又不讓現有最佳實務受到破壞,或者讓最佳員工受到孤立?數位就緒文化(digital-ready culture)又代表什麼意義?


數位文化的四大價值觀


偉斯特曼等人指出,要進行數位文化的轉型,公司應該先了解數位文化的四個關鍵價值觀。接著,根據這些價值觀,採用一些做法,來形塑員工的行動和組織的績效。


一般對於企業文化的定義是,當老闆離開辦公室時,實際上發生的事情。文化是引導人們互動的一套價值觀和規範。它是公司裡,主管信奉的價值觀,是員工沒有形諸於語言的假設,是大家共同接受的行為,是「我們這裡做事情的方法」。


文化的好處是,它提供了團結和持續的力量;壞處是,它可能會讓公司一直沉湎在那些已經不合時宜的做法中。一般來說,文化比策略更難改變,因為很多時候,文化是不自覺的做法。在企圖改變公司文化之前,領導人必須先好好地審視了解公司的文化,才不會貿然引導員工做一些和他們的價值觀抵觸的事情,引發很大的反彈。


同樣地,領導人也必須了解,哪些數位價值觀,是公司真正想要擁抱的。許多令人仰望的科技公司所主張的價值觀,似乎各有不同,甚至五花八門,例如網飛(Netflix)公司就有個厚度驚人的「網飛文化集」(Netflix Culture Deck)。然而偉斯特曼等人指出,其實對公司最重要的價值觀,往往只有幾項。


根據他們的研究指出,在數位文化當中,以下四大價值觀,與公司的績效表現高低特別有關聯,能使得組織更為敏捷與創新,而且可加快公司成長的幅度。

 

1.影響力。這指的是經由持續的創新,大幅度改變世界。這個要素會驅使公司力圖顛覆原本的遊戲規則,使產業大地震,公司也能從中獲利。


2. 速度。不用等到掌握所有細節,就迅速出手,之後再視情況修改路線,這使公司可以先聲奪人。


3. 開放性。公司與員工會採納多方資訊,並且也大方分享本身的知識,更樂於與他人協作,於是能更快達成目標。這種價值觀也使組織勇於挑戰現狀。


4. 自主性。代表團隊不用每個行動都得獲正式批准,而是擁有高度的自由。

 

這四個價值觀環環相扣。比如說,有了速度、開放性與自主性,公司才能達到發揮影響力的目的。而這些價值觀所創造的高度賦權環境,則讓團隊成員有強烈的當責意識。這樣的企業與一味等待指令和核准,不需要負個人責任的組織有著巨大的差異。難怪抱持這四大價值觀的數位世代公司,往往能屢創佳績。

 

本文未完,全文請見EMBA雜誌405期

 

標籤.
相關文章 ARTICLES
春池玻璃董事長特助兼研發長吳庭安 用創舊,做創新
囤積近三萬公噸的面板玻璃,讓春池一度陷入瓶頸,吳庭安運用這些玻璃,開發出全新建材 ... ...
2019.02.20
READ
專訪普羅品牌進化創辦人柯言鼎與執行長葛特 打造你的品牌樹
品牌不是只有商標,它是一棵樹,樹根是分析,樹幹是內容,樹冠則是顧客體驗,若缺少了 ... ...
2018.07.27
READ
熱門話題 重溫設計思考的精髓
設計思考是以「人」為中心的一種態度和方法。雖說設計融合了科技與經濟,但它是以「人 ... ...
2019.04.04
READ
「騙」出更好表現 欺騙是重要的領導能力?
「欺騙」(deception)可能是身為主管所需具備的一個領導能力。這不是一句玩 ... ...
廣隆光電科技董事長李耀銘 用「放下哲學」,推動公司成長
讓團隊入股當老闆,充分授權,鼓勵他們實現自己提出的想法,這些年來,李耀銘的「放下 ... ...
2018.10.04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