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目標設定

首頁 > 個人管理 > 專訪暢銷書作者品克 Daniel H. Pink

專訪暢銷書作者品克 Daniel H. Pink

用開闊的眼光看世界 EMBA雜誌編輯部/文



 

他不是人力資源專家,但是他書中的概念成為許多人資書籍引用的來源;他不是銷售專家,但是他提出的新時代銷售法則,影響無數工作者。暢銷書作家品克如何發展全新觀點?如何掌握趨勢?
 
 
翻開全球暢銷書排行榜,在商業書籍領域,最常佔據領先位置的作家,品克(Daniel H. Pink)一定是其中一位。
 
從「未來在等待的人才」(A Whole New Mind)、「動機,單純的力量」(Drive),到「未來在等待的銷售人才」(To Sell is Human)、「什麼時候是好時候」(When),他的每一本著作都暢銷全球,並多次獲獎,至今已翻譯成三十七種語言。
 
他不是人力資源專家,但是他在書中提到激勵員工的概念,成為許多人力資源書籍引用的來源;他不是銷售專家,但是他提出的新時代銷售法則,影響無數工作者。
 
他畢業於耶魯大學法律研究所,曾經擔任前美國副總統高爾(Al Gore)的首席文稿作者。他是趨勢評論家和知名演說家,本身就是一個品牌。自二○一一年起,他每年都被評選機構Thinkers 50推舉為,全球五十大商業思想家之一。
 
最近,他在美國華盛頓特區的辦公室裡,接受EMBA雜誌的越洋專訪。辦公室內,整面牆的書櫃一直延伸到天花板。他隨手翻出一疊厚厚的檔案夾說,他不斷累積資料和點子,像這樣的檔案他大概有兩百個,但最後絕大多數的內容都會被捨棄。「你只會用很好、很好、很好的東西。」他說。
 
他的著作為什麼總能帶來這麼大的迴響?「秘訣就是清楚和簡單。你能不能把一個概念講得越清楚,越簡單,讓其他人可以理解,但又不過於簡化到變成錯誤的訊息。」他說。
 
以下是品克接受接受EMBA雜誌專訪的摘要內容:
 
Q.你的書處理了很多不同的課題,我相信你一定對很多事情充滿好奇,你是怎麼決定什麼時候要研究什麼主題的?
 
A.要有一個好的構想,你就必須要有很多不好的構想。當我有一個點子,我就會把它寫下來放在檔案夾裡,或者放到我的Dropbox(註:數位儲存系統)。我會經常回頭看一看,也許六個月後我回頭看,這時可能覺得,「我到底在想什麼,這真是一個很笨的想法。」
 
大多數點子會被我篩掉,但有些時候會有三、四個點子一直留下來。這就像漏斗一樣,先有很多構想、累積很多素材,讓你思考到底什麼是值得你花很多時間的。經過不斷檢驗,最後只有很少的想法會出現。
 
當我一直對一個主題很有興趣,我就會寫一個企劃案,大概三、四十頁,記下來這本書主題關於什麼、為什麼我應該要寫它、為什麼沒有人寫過、誰會買它。在我人生中,大概有四次我寫了這樣的企劃案,然後覺得它並沒有好到可以成為一本書,最後放棄。最重要的是因為寫一本書非常困難,因此我會問自己,這是不是我想要花好幾年時間去做的主題。很多主題很有趣,但我不想花很多年去做。 
 
Q.例如有什麼構想是你曾捨棄的?
 
A.我曾經想寫一本關於教育的書,但我發現這只是一系列的小故事,並沒有什麼深刻、大的見解。這本書可能只是一個六十個故事的集合,像是一堆素材拼湊在一起,所以我覺得應該行不通。
 
Q.你會有任何標準,去測試這就是你要的題目嗎?
 
A.沒有,對於書的標準,真的就是兩個問題:第一,這真是我很關心,值得花好幾年時間的議題嗎?第二個問題是,這是一個我可以對這社會作出貢獻,也對讀者有價值的主題嗎?
 
如果我是一個更高尚、偉大的人,我可能會把這個順序顛倒,但我不是,所以其實真正的重點就是第一個問題:這真的是我每天都會想去思考、閱讀、寫作的主題嗎?
 
因為這會一輩子跟著我,在未來的每一年都跟我一起生活。或者是以後會有人問我關於我十年、二十年前寫的作品的問題。
 
Q.你的書常有一些新的角度和觀點,這些觀點是怎麼產生的?
 
A.你就是要對很多事物保持好奇,這也跟閱讀、觀看、傾聽、說話有關,要接觸很多不同的人和事物。過去這幾年,我寫了很多關於企業的書,但我不只接觸商業,還看了很多關於科學、科幻、歷史、運動有關的書和驚悚小說。
 
你可以從一個狹窄的眼光去看世界,有時候這樣很好,但你也可以用一個寬闊的眼光去看世界,而我覺得用寬闊的眼光來看是比較好的。
 
Q.在不同領域裡,例如人資,你不是人資專家,但你寫的書卻成為人資界琅琅上口的觀點。為什麼你可以造成這些影響?
 
A.我覺得除了要處理得很正確,還要寫得很清楚,秘訣就是清楚和簡單。你能不能把一個概念講得越清楚、越簡單,讓其他人可以理解,但又不過於簡化到變成錯誤的訊息。對我而言這就是最大的重點。
 
Q.你在「未來在等待的人才」一書中強調,未來屬於有創造力、具同理心的右腦人才。這本書已經出版十二年了,世界變化天翻地覆,如果現在重新出版,你的論點會有什麼調整嗎?

A.這是一個好問題。我覺得以整體來說,我的論點仍然成立,但有一點必須調整,那就是人工智慧的發展。今天,人工智慧除了能做重複性、機械性的事情,還可以做整體性,以及和情境有關的事情。
 
舉例來說,我當時寫到,科技軟體很難理解臉部表情的意義和情緒。當時,機器甚至很難區分出你我的面孔,更別說看出我的表情是難過還是驚訝。過了十二年,現在機器變得很會辨認臉孔。
 
所以我以前以為,某些只有人類右腦才能處理的事情,現在人工智慧可以做了。這一點我很慶幸。人工智慧可以在右腦方面做得比我預期得更快、更好。
 
藝術、同理心、整體思考
 
但大致上我的論點是對的,不要忘記,我這本書的書名是「全新的心態」(A Whole New Mind )。我有兩個女兒正在念大學,她們仍然需要左腦的邏輯、線性思考、分析能力,這些都很重要,但這樣還不足夠,未來,右腦的思考也很重要。要有同理、同情、關心別人的能力,這些是電腦比較難做到的。你能不能整合一個團隊,並且知道他們每個人獨特的能力;你能不能論述一個全新的想法;你能不能看到這世界不知道它自己缺少的那一部份。
 
這仍然是決定最後誰勝出的關鍵。雖然這些能力其中的某些元素,今天已經可以自動化了。


本文未完,全文請見EMBA雜誌391期

(本文共2633字) 出處:EMBA雜誌391期 2019/3
1

相關文章

瀏覽更多文章

訂閱雜誌 企業學習平台

訂閱EMBA雜誌電子報

熱門文章

訂閱雜誌